搭訕實戰|和韓國正妹的約會破冰實錄

「我和台灣的朋友說我今天要和一個在電梯認識的男生出去見面,她叫我小心一點。」

「喔,妳朋友叫我小心一點,好唷」我說完把自己抱著露出防衛的樣子。

「煩耶!」


後來回程時,我們距離拉近變得靠在一起,她的戒心不見了。

途中經過看到有趣的地方,我會直接興奮得像小孩子一樣,去拉住她的手帶她跑過去。


到了捷運站,她看起來今晚過得很開心。

我張開手,她猶豫一下。

「喔要抱抱」她笑了,走過來我們抱在一起,然後道別離開


這篇是兩年前寫的日記。

即使現在線上影音已是個趨勢,文字還是有它迷人的地方。

關於更多的自我省思和一些留白。


LINE上對話


『我們六點約在捷運站出口,再走路過去咖啡廳。』

我傳訊息給韓國妹子。

ok,到時候見。」

「我還需要,大概五分鐘,抱歉。」

『沒關係』

『遲到罰三杯』

『白開水』

『哈哈哈,開玩笑的。』

『我也還在路上』

『應該會早你一點』

「晚來的喝」

「我到了!」

『啊!等我』

ok



我到了約好的捷運站出口,尋找K的身影,我撥了語音給她。

前方有個人拿起電話,我看到她了。

她穿著白色的長袖針織衫,黑色貼身長褲,高跟鞋,很有品味。

我穿著全身黑,很有江湖味。

我看著她和她揮手,她笑著走過來,我張開手作勢擁抱。

在路中間,沒有在管旁邊來去的人流。


我近看她,她皮膚很白,很漂亮。

她把頭髮綁起來,露出後頸和鎖骨,眼睛笑起來彎彎的有臥蠶。

她是個把自己打理得很好的女生,很有氣質,不追逐流行,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

她的淡妝和穿著是一種簡單且精緻的表現。


「哎唷!」她走向我,把我的手撥開。

「哈哈哈」我笑著帶領她穿過人群。

「我……肚子…… …… ……先吃飯」我怕她聽不懂中文,把話講很慢。

「好啊」她看起來心情很好。

「妳今天都在幹麻?」

她說了什麼我有點忘了。


「來過這裡嗎?」

「有啊,我去海邊的卡夫卡。」

「真的假的?那間是我最愛的咖啡廳。」我舉起手和她hi-five

「我去聽演出」

「什麼樂團?」

她說了一個名字,我沒有聽過。


然後我跟她說我最喜歡的音樂,還有後搖滾(post rock)。

這時候的氛圍還是有點陌生,我放鬆,把自己攤開更多,開她玩笑。


「誒妳知道嗎?我媽很喜歡妳!」

「什麼?」

「我媽喜歡看韓劇」

「你是說你媽喜歡我們國家吧」

「喔對對對,我媽上月還去妳家玩。」

「喔你是說你媽去韓國玩」

「對!妳好厲害」


她的反應很可愛,一開始她會認真聽,後來發現我在鬧的時候,她就嘆氣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或是說「哎唷!煩那!」

漸漸的,我們開始熱絡起來。


「你說你今天上課,什麼課?」

「喔,我今天去學後空翻,等下給妳看影片。」

「不是,你說帶學生。」

「喔哈哈,我今天帶學生出門,我在教人怎麼克服焦慮和自在的聊天。」

「那你可以教我嗎?」

「妳沒有什麼問題啊,妳要學什麼?」

「教我道地的中文,工作上的,怎麼樣在工作時說正統的中文用語,我常常被誤會。」

「妳在台灣人開的公司上班嗎?」

「對啊,同事主管大多是台灣人。」

「那沒什麼關係啊 ,因為妳是外國人 ,所以他們不會太在意妳的用詞,妳要注意的是語氣,只要語氣禮貌就可以了。」


我們走往餐廳的路上,經過一些賣小吃甜點的店。

我跟她說我最愛吃的零食,但我現在在減肥不能吃,問她來台灣多久了。


我站在她身邊說「妳好高喔,妳幾公分?」

「這高跟鞋啦,我180唷。」

「難怪只矮我一點點。」

「哎」她歎氣的樣子好可愛。


我們到了一間館子,我走進去要點餐,老闆說要排隊,我回頭一看後面怎麼這麼多人。

「你沒看到那些人都在排隊啊」

「沒有,我沒看到人啊,妳注意一下妳看到確定是人嗎?有影子嗎?」我很認真的說。


「恩…..哎唷,煩那!」她會意過來。

「不吃了,我不想等。」然後我揮手作勢把那些人都清開「哎~~呀!」

她一邊歎氣嘴角卻偷笑。

「走吧!我帶妳吃隱藏料理!有很多很多的菜!」


然後我帶她走到市場的路邊攤,進去人也是爆多的。

點完餐我付完錢走回來,她很快要拿皮包出來,我說沒關係等下喝咖啡妳再出吧。

我拿出我今天去練習後空翻的影片給她看,她問我為什麼想學,我跟她聊起我小時候的夢想。


「這裡人那麼多,待會沒位子怎麼辦。」

「這裡吃飯規矩是這樣,阿姨把我們的餐端上來,就會直接隨機抓一個看起來很衰的人往外丟,讓我們坐。」

她認真地聽到一半又開始嘆氣了。


「你真的很隨便內」我們剛剛走在路上時,她說我的生活和我的樣子看起來是一個很隨便的人,我跟她解釋中文叫做隨性spontaneous,隨便是whatever,不一樣的。

「哎呀~妳又來了,講幾次了,隨便和隨性是不一樣的,我再解釋一次!」我露出補習班老師的表情繼續說。


「妳看那邊」我指著人來人往的路中間「如果我現在走過去來個後空翻是隨性,那如果妳走過去突然蹲下來小便是什麼?」

「哎唷~隨便那!」

「對了!妳終於懂了!」她又開始嘆氣。

「好了喔」阿姨端出我們的餐點,看一下沒有位子,就說我們到二樓「跟我走!」


我跟著阿姨,引導她跟上,轉頭跟她說「快點跟上,最後一個要當鬼!」

她沒有聽到,不然又要嘆氣了,我真的很鬧。

走到樓上我們坐下來吃飯。

我跟她說很棒吧,這裡是VIP包廂,Table

我問她成長背景,怎麼會來台灣。

在氣氛開始放鬆的時候,她說:

「我和台灣的朋友說我今天要和一個在電梯認識的男生出去見面,她叫我小心一點。」

「喔,妳朋友叫我小心一點,好唷。」我說完把自己抱著露出防衛的樣子。

「煩耶!」

「那妳回去會跟妳朋友說什麼?」

「我會說我們可以當一對隨便的朋友」我聽完大笑,她真的好有趣。

我回想起認識的那天,我去誠品看書,當我進去電梯時,看到一個女生急急忙忙地衝進來,手裡拿著製圖紙之類的東西。

「謝謝」她氣喘吁吁。

「幾樓?」我問。

他回答一個奇怪的樓層,今天是假日,引起我的好奇。

「那層樓是公司嗎?妳要上班啊?」

「阿對阿」我注意到她的口音又更好奇了。

「日本人?」

「韓國」


「喔!我聽你口音好像日本人」

叮!電梯到了我的樓層,我停了一下,轉頭過去跟她說:

「我覺得妳很有氣質!我想認識妳!」

她往後退了一大步,手扶著胸口但是表情很害羞。

我模仿她的動作退到對角線的角落說:

「這是害羞的意思嗎?那我也很害羞」

她笑起來。


電梯發出超時的逼逼聲。

「妳知道我的樓層到了嗎?」

「嗯嗯」她還是有點緊張,我看著她,然後把電梯關上….

我們到她公司的樓層,我們中英夾雜聊了一下,真的很有趣的人,我心想。


我拿出手機跟她說:

「妳喝咖啡嗎?我想帶妳去喝咖啡,想和妳再聊多一些。阿我的工作是」我稍微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生活。


過了一週,現在我們在一起吃水餃。

然後她聊起我的工作,還有剛開始發生的過程,夢想對我來說是什麼。

當我說起前幾次辦講座時,我知道我想要給予的東西是很棒的,但一開始我講得好爛好爛,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台下反應冷冷清清的過程。

還有我第一次靠興趣與熱情賺到錢,學生跟我說謝謝的心情,其實我自己回想到那時候的心情,有點想哭,因為想到當時的自己沒有放棄。

我抱著信念走過來、撐過來了。


她眼睛變大了,說「你這樣很好,活在你的夢想裡。」

她也說起她的,她為什麼選擇現在的工作,她也是為自己的熱情而做。剛開始很辛苦,也想要放棄,但最後還是回來了。也談了她未來的計劃。


她是一個建築師,我想到艾茵蘭德的源泉,故事主角是一個建築師,我跟她描述主角用炸彈把大樓炸掉的故事。

她聽得入迷,人要為自己而活,而不是活在他人的期待裡。


「吃小樹」我把我碗裡的花椰菜夾給她,然後看著她,眼神接觸但沒有說話。她害羞地笑了,「哎唷~煩內~看什麼啦」

「還要吃嗎?」

「不用了,啊我要這個」說完她夾走我碗裡的玉米

「小樹!」

「不是啦,它是小玉米。」我聽完一直笑

「你不可以笑我的口音啦」我喜歡看女生露出小女孩的一面,逗女生玩。


我跟她說我小時候家裡很窮,所以去買東西或是煮飯我都會把東西吃完。

因為我很節儉,很怕沒有下一餐,怕浪費,所以

「你是要說因為這樣你才變胖了嗎?」

「對啊,我去喝酒看人家沒喝完都覺得好浪費,我都會把他們喝光光」

「哈哈哈!你好煩吶!」她大概這句話講了800多次了吧。


後來我跟她說我最胖的時候幾公斤,還有減肥的故事。

她說所以你現在是瘦下來的時候嗎?

我說不是最近又胖了,現在是減肥中的我。

「你幾公斤呢?」

「秘密不能說,妳呢?」

「哈哈哈!秘密!」

「學人精!」我剛剛教她這句詞,如果看到有人在學人就要說「學人精」。

「哎唷~煩內!」


「趕快吃啊」

「我吃完啦!」他把碗裡剩下的水餃全部丟過來給我。

「好!我要認真吃了,不能再聊天了,所以現在換你講」

「吃飯不用一直聊天那」

「所以妳交過幾個男朋友?」我沒理她。

「噢~很多諾很多很多諾」

我笑著看著她不說話。


「哎唷~幹嘛啦,這樣才隨性啊,年輕就是要多看看啊」她開始解釋,可愛的。

「隨便」我不在乎的說。

「是隨性!」她反應很快很聰明也很有幽默感。


吃完飯之後,我們的距離拉近許多。

我們坐手扶梯下去,但其實手扶梯沒有開啟。

我在他後面假裝手扶梯有電,她走到前面轉過來看我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像不像?」我興奮地問她。

「唉~」

在走去咖啡廳的路上,我們一樣在打打鬧鬧。

途中經過一家店,她去看耳環。

我伸手去碰,是很低調的那種優雅。

她說想再穿一個耳洞,我說我幫妳打就好啦。


她說她要打骨頭的要專業的,我說好啊 打!打!打! 

我作勢握拳打她耳朵。

「哎唷,煩那!」


我們走到寶藏巖入口,我和她說咖啡廳在山上。

夜黑風高,渺無人煙,她表情有點防衛。

「很遠嗎?」

「不會啦,很近,在走十公里就到了!」

「唉」

「要我揹妳嗎?」

「不用我自己走」

路上有一些排水溝蓋,我擔心她掉下去,扶她避開,她把我手撥掉說她自己會走。


路上我繼續鬧她,測試她看得懂幾個中文字。

「你別想騙我,我比你以為的還要懂中文」

「唉,妳真的太聰明了,好難拐喔,都騙不了妳,不好玩」我無奈地搖頭。


我指著牆上的塗鴉,上面有幾個小人。

「誒,那妳知道這個畫嗎?有深刻的意義在喔」

「啊?什麼什麼」

「就是每天晚上過了十二點,畫裡的小人會走下來出去玩」


……」她一臉無奈

「啊!我知道了!」

「嗄?」

「我知道你什麼時候是認真,什麼時候是開玩笑的了」

「哈哈哈」她真的很聰明反應好快。


走到入口,我跟她介紹這是一個藝術家群聚的部落。

當經過一間廟時,她問我有沒有宗教信仰。

「算沒有」

「恩?」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有神,但是神不在外頭,不在那些外在形象,不在人們每天拜的泥像裡,而是在我們的心中,每個人的心中,當我們離開了腦袋,走入慈悲,我們會連在一塊,而那裡有神!」


她默默聽完。

「恩,你說得對,我跟你想的一樣」


我們走到咖啡廳門口旁邊有一個裝置藝術。

是在望景窗口上加上一片玻璃,投影電影上去,所以可以同時看到夜景和虛構的投影,裡面有一對情侶。

她覺得很有趣,從另一邊往內看,剛好女生的頭就這樣映在玻璃上配上青綠的光,我拉她過來。

「欸!龍婆!恐怖諾!」

「哎呀煩吶!」


輪到我們要進去看時,底下鑽進一個小孩子,畫面出現幽浮。

我用陰森的口氣對小男孩說:「幽浮來了,他們要抓小孩子去做研究,快逃!」


小男孩用充滿黑人問號無藥可救的表情看我。


「唉」她也感到無奈。

「這是2001太空漫遊耶!」

「阿那是什麼?」

「一部很有名的老科幻片」

我們走出裝置藝術,她回頭和小男孩揮手說再見,我覺得她當下的樣子好可愛,就拿出手機錄下來。


「阿!糟糕了!」我大叫。

「怎麼了?」

「妳看影片裡面拍不到小男孩…..剛剛是!?」

我一臉驚恐的拿手機給她看。

「哎呀~煩那~」她嘟嘴偷笑。


我們走進咖啡廳,一樓只有一個客戶,我帶她往樓上走。

這是一個老房子改造的咖啡廳,屋頂還是木頭的,窗外可以仰望台北南邊的夜景,清風徐徐,很涼快。

二樓有一組客人,是一對中年情侶,他們恩愛的靠在沙發上。

我帶她參觀小房間,然後帶她到大窗戶旁的踏踏米。


我問她要點什麼飲料,她很機警地把菜單拿過來說我去點。

我點了一杯啤酒,她下樓點餐。

當她回來時,我正在玩電子琴,剛剛的情侶回到小房間彈起吉他。

「阿~這裡好酷喔~」她喜歡這裡。

她看著窗戶,說怎麼沒有窗戶,啊我知道了,它拆開的,看旁邊有扣環。

我看著她解謎,像個充滿好奇與興奮的小女孩。


店員把我們的啤酒拿上來。

倒出來,我說我們來拍照。

我請店員幫我們拍,店員把手機拿給她,她看了一下,嘟嘴。

她對照片不滿意,我看了一下照片,恩,照片的確不及她本人的1/10,照片好呆啊。

我說我幫她重拍,她說她不喜歡拍照,因為都不滿意。

我說妳是要說本人太正了嗎?

「哈哈哈!對對」

be humble 好那妳擺個pose

她把臉遮住


「恩很好,這樣很漂亮」

「哈哈哈,對啊,因為都蓋起來了」

「很有女人味諾~」我看著她的眼睛,然後欣賞她害羞的表情。

「煩那」


後來我們聊起舞台劇,我說我不懂,她說我以為你知道。

我說不知道,但妳可以約我,我們一起去看。

我跟她說我有個朋友是台灣的脫口秀藝人,我喜歡脫口秀,下次可以一起去。

她說怕聽不懂。

我說不會啦,跟我講話差不多。

「哈哈哈!」


後來我聊起我最近工作發生的事情。

提到有些人會找我諮詢,但女生來問我怎麼泡男生我沒辦法。


「是喔,那介紹給我,我教」她笑起來眼睛瞇起來好可愛。

「妳要怎麼教女生調情,教我啊」

「不告訴你唷 這是天生的」她瞇起眼睛,搖手指頭。

「哈哈哈!妳真的很會」她的眼睛超電。

「那我可以收錢啦」

「哈哈哈」

她問我價錢怎麼收,我跟她說,她眼睛瞪得老大。


「黑!!!憑什麼!」

「哈哈哈,不知道可能跟我聊天心情都會變好吧」

「真的內」她點點頭然後歪一邊笑著看著我。

然後我跟她說一個和學生諮詢發生的有趣的故事,說到高潮處,我停下來,剩下不說了,沒時間了,下次吧。


「啊!你好過分啊,真的很會耶,那你晚點我們走回去時要說喔」

「看我心情,還有看妳乖不乖啦」

「哎唷~煩內」


我們一起享受夜晚chill的涼風,和微醺的啤酒。


看得出來她很享受此時此刻,她說她好久沒有這樣放鬆了。

最近被好多煩惱困著,工作還有自己的事情。

我沒有回應什麼,只是跟著音樂打拍子。


我們待到店打烊。

走下樓,她看到店裡賣著可愛的杯子,她拿了一個黃色的去結帳。

我用色色的語氣說,妳喜歡黃色啊。

「對啊,我最近心情有點黃色」


我本來想開黃腔,但是突然腦中浮現酷玩的歌,所以我就開始唱起歌來。

這首歌在說戀愛的人的膽怯的心情。

店員跟她說有小杯的,她比手畫腳說我咕嚕很大口,超級可愛的。

我們走出門口,我繼續往上走。

我們又看了幾個裝置藝術,有面牆上面有個寵物被綁起來的塗鴉。


「誒妳看,妳是s還是m

她想一下會意過來,靦腆的笑了。

「啊~你呢你呢」

「百分之百s啊,看不出來嗎」

我問她,她害羞笑而不語。


我們走到視野最好的地方,那邊有個空屋子。

裡面放著幾張鐵椅,也是裝置藝術。

我把椅子拿出來,兩人坐在椅子上挑望夜色。


「哈哈哈,你好隨便喔」

「嘖 !講幾次了,隨性」

「是隨便,如果藝術家看到我們這樣動他東西會怎麼樣?」

「他會很開心啊 ,因為我們融入成為他作品的一部份,而且更美!」我看著她的眼睛,在最後一句加強語氣。

「唉~」她無可奈何嘆口氣,嘴角卻偷偷上揚。


「我很喜歡聽這個聲音,我聽了會很放鬆」她說他喜歡遠方的汽車呼嘯而過的白噪音,像是可以聽到城市的脈動,她成長背景一直都在大城市裡。

「妳知道當我想要放鬆時 最喜歡什麼嗎?」我問她。

「恩?」

「我喜歡聽海浪的聲音,當我覺得很低潮時,我會去看海。

到了海邊,聽到海浪拍打沙子或是岩石的聲音會讓我放鬆下來,看著遠方的海平線,想像自己的煩惱就像沙子一樣,和遼闊的海洋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人吶好渺小啊。」


「恩恩恩」她點點頭。

「對了大叫也很舒服唷」

她笑著搖搖頭。

「黑!!!!!!!!!」我示範給她看,示意要她跟著叫。

「不要~」

「那妳叫小聲一點,氣質一點,像是『啊~』」

她瞪我。

「哈哈哈哈哈哈」


我把她手上的杯子拿過來玩。

「我最近有煩惱」她開始說。

「恩?怎麼了?」

「我覺得我有一點無情」

「怎麼說?」

「最近我遇到一些男生對我很好,我以為我在找一個認真對我好的男生,但是出現了,又

「妳是不是覺得那不是妳的錯」

「不是嗎?」

「對啊,那不是無情,妳要順著內心走,同時也讓對方知道現在妳的真實的感受,而不是害怕對方受傷所以壓抑自己的感受,這樣反而更傷」

我繼續跟她說我的觀點,她聽著。

「啊 我這樣是不是要給你錢」


「對啊 8800公道價」我伸手跟她拿錢。

「煩內,唉~」她打我。

「黑,不要嘆氣,這是很壞的習慣」

「嗄」

「來,我教妳深呼吸」我引導她冥想,她的樣子真的超級可愛,我把手放在她肚子上,吸氣時要挺肚子,吐氣肚子不見。

「像我這樣」我露出我的肚子示範給她看,她大笑。

「眼睛閉上,肩膀放鬆」我按摩她的後頸,她閉上眼睛……


本來我想帶她去另一間酒吧,但她明天要上班,沒有辦法。

她說下次吧。


後來回程時,我們距離拉近變得靠在一起,她的戒心不見了。

途中經過看到有趣的地方,我會直接興奮得像小孩子一樣,去拉住她的手帶她跑過去。

反應都是中立的,我沒有微調,等她把手甩掉。


路上,我跟她聊起我之前去上海認識的女生發生的故事。

「她是你女朋友嗎?」她問。

「不是」

「遠距離應該很難吧」

「對啊,我回台灣後我們還有聯絡幾個月,但最後沒辦法,她想要以結婚為前提」我笑笑地看著她。


「你們怎麼認識的?」

「噢我和朋友去看電影時認識的」

「噢~你又在路上亂搭訕女生」

「不是,我是去電影院大叫,哎呀煩那!旁邊女生嚇到就過來把電話給我,所以認識的」

「哎呀煩那!」她被我逗得不要不要的。


到了捷運站,她看起來今晚過的很開心。

我張開手,她猶豫一下。

「喔要抱抱」她笑了,走過來我們抱在一起,然後道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