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實戰︱夜場撩妹實錄

週末的晚上

台北某間夜店的包廂

和新世界的朋友開團

我坐在包廂中間

試著釐清我現在要處理的混亂是什麼

我旁邊坐著一個短髮OL裝扮的妹子S

十分鐘前阿灰把她的朋友A帶走了

 

當阿灰要帶A走時

我伸出手和A說:「到家記得跟妳朋友傳訊息說一下,然後妳對我朋友最好好一點,不要亂來!」

這句話我說的很大聲,是刻意要說給S聽的

 

情緒水位滿了,剩下要處理的都只是道德壓力

隨後,我在S耳邊說:「妳和A誰比較聰明?」

「應該是A吧。」

「那妳就不用太擔心了,妳應該多擔心我一點。」說完我把S帶到角落繼續聊天。

 

「哈哈哈 擔心你幹嘛。我才不會對你亂來。」

「這樣最好」我微笑看著她的眼睛

S害羞地把頭低下來……

「我們回包廂吧,我帶妳認識我的朋友,但妳表現要好一點,不要讓我丟臉!」

我牽著S的手走回包廂,今晚有很多朋友來,有些是新手,我得回去顧一下情況。

 

到了包廂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空間清出來,坐在裡面的位置,讓我能看清現場的情況。

旁邊一個已經自己喝到爛醉了,我把他叫醒。恩已經沒有戰鬥能力了。我找人帶他去廁所抓兔子。

 

包廂現在有兩個組合,一個男生對三個女生,另一組一個男生對兩個女生。兩個害羞的男生在旁邊發呆,另外幾個男生站在包廂口站哨,其他不認識的男生試著要混進來。

 

我和在發呆的新手說,出去開場,過上鉤點就帶女生回包廂或是舞池升溫,多練點經驗,被拒絕也好過在原地裝憂鬱。

 

接著把會聊天的男人拉回來,跟他們說包廂有多的女生就先幫忙顧,喜歡就泡,沒有喜歡就聊天幫忙WING一下。

 

然後,我和其他坐在包廂的女生自我介紹,並幫男生DHV,讓氛圍炒熱。

 

我朋友拿酒過來幫忙,當他準備要灌S酒的時候。我看到她眼神有一點猶豫。我擋下來說:「不要再給她喝了,我怕她待會對我酒後亂性。」

旁邊組合的女生也拿起酒對我說:「你女友很可愛,我也要跟她喝。」

「不要胡鬧,做自己的事」我擋下她,讓她把注意力轉移到原本在泡她的男生身上。

 

當我忙完之後坐下來,S睜大眼睛看著我,對我說:「天吶,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welcome to my world.」我笑笑地看著她和她乾杯。

她放鬆地笑了,並靠在我身上。

 

「妳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看著彼此的眼睛,讓節奏放得很慢,好像時間停在此時此刻。周圍的吵雜紛亂與我們無關。

「恩我覺得你是一個很直接的人,然後可以讀懂別人在想什麼。」

我大笑。「你形容得跟變態一樣。」我稍微把她推開。

「沒有,我是說真的!」女生開始投資更多

「告訴我,如果現在妳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妳會想去哪裡,為什麼?」

我放鬆下來開始聊天,建立更多的舒適感。今天晚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店是一個節奏很快的地方,在第一個階段,你得像個ADD一樣,大量的開場、丟餌、推拉、篩選,吸引女生的注意力。過了第一個上鉤點,準備轉場,升溫和推進。

 

不斷的篩選,讓女生投資大量的情緒在你身上,讓她不斷的向你證明自己。

 

過了第一個門檻,你可以試著往帶走的方向,也許是到吧檯買酒,帶到陽台安靜的地方聊天,或是帶出夜店去超商買個飲料,一步一步。你也可以持續累積大量情緒水位之後,直接帶走。

 

我選擇另外一個選項,把節奏放慢,持續建立舒適感。同時我也可以繼續顧包廂其他的朋友。

 

如果是要建立舒適感,在這個階段,你不需要也不用那麼game,一直丟情緒刺激,激起女生的情緒波動,或是不斷地想要升溫。

 

你只要待著就好。

 

對,就是待著就好。

 

讓你真實的人格自動通過測試。並且最重要的,享受此時此刻,享受和女生聊天時的自然的流動,那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地方,充滿幻想、情緒和一種沒有邏輯的強迫性思考。

 

game的本質是一片混亂和未知,男人要做的事情是穿越這片混沌,站得直挺挺的,享受如海浪拍打岩石的情緒浪潮,用你的行動去說明你值得享受這些暴風雨之後的寧靜。享受大海溫柔時的模樣。

 

我很喜歡和女生聊天,交換彼此的想法和價值觀。這讓我感到放鬆。

 

但過去的我卻怕得要死。因為我不知道女生到底在想什麼,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我無所適從地想要得到女生的注意和認同。我沒有辦法放鬆和慢下來。

 

雖然我現在還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什麼很屌可以說嘴的地方),但至少我慢慢的開始接受自己了。

 

也接受這世界混亂的一面。

 

接受女生情緒衝擊的時候。

 

大量的經驗,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只是在告訴我同一件事,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好好的。我的價值不增不減。

 

我不需要刻意的一直做,我只是帶著我的雞巴個性,輕鬆自在地走過去。

 

我只想著我可以做些什麼,讓今晚更有趣?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和S待到夜店結束,我送她上計程車回家。然後再走回去和朋友會合吃宵夜。

 

在等朋友下來的時候,我和坐在路邊的老外聊天。

 

他是個補習班老師。我跟他開玩笑說,你們老外在這邊泡妞佔了些先天優勢(當然不帶批判的)。

 

他笑笑的說,是啊。但只是一些。

 

偏好問題,有些女生會偏好老外,但只是少數。

就像偏好年紀、長相或是身高一樣。

但那就只是偏好。

 

多數女生看的還是男人的個性。

 

我問老外說那你覺得和你交往過的台灣女生有什麼特質?

 

他笑笑的說:「so crazy!

 

我說:「哈哈哈!是啊,大量的戲劇化的情緒起伏,不過那是享受她們極其溫柔可愛一面的代價。」

 

潮起潮落,日升日落。

 

靜靜的看著自己穿過有時冰冷,有時溫暖的水流。

 

這世界一直有他特有的運作方式,當你越貼近真實,你就越能離開那些無謂的批判和標籤,拼命地想要區分自己很不一樣的方式,只是一種無謂消極的自我保護。

 

____________________

 

「嘿 不要只是站著!跳進去!」

兩小時前,我們在舞池旁邊開兩人組,對著女生的耳邊說。

 

「我們要跳舞但人太多了」

 

「跟我們來。」我和阿灰拉著女生擠到中間。

 

「我們來慶祝朋友的生日」

 

「誰是壽星」

 

「他是獸星」我指著阿灰

 

「生日快樂」女孩大叫。

阿灰拉著女生的手轉圈

 

我跟著抱起她的朋友隔離:「你的朋友是是祭品,生日禮物收下了,我們隔岸觀火」

 

「哈哈哈!太快了吧!你都這樣來夜店撩妹嗎?」

 

「沒有,我是來夜店唸書準備期末考的。你問題太多了,我要把妳當掉!」

 

……….

 

it’s crazy.

 

also

 

it’s life.

 

peace!

 

#夜場

#新世界


#行走世界帶著輕鬆寫意